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29日

忘憂一刻 陳三澄

林鄭應該做的事

我不知道牛仔是否因為Joyce的離開,或者是暫時離開,而覺得寂寞。我只認為他在一個非常不冷靜的時刻,和我說一些未經用腦的說話。這可是頭一次認為我的腦袋,比牛仔精明。 Jax在酒吧門口變成了酒吧的吉祥物,特別是女士都一定會逗他玩。牛仔也很友善地和每一位經過的女士搭訕。 曾有幾分鐘我和牛仔的單獨時間,牛仔都會向我透露,他眼看警隊的內部情況,以及他同僚們的壓力。因牛仔認為自己擁有正直光明的性格,是時候從揸筆的辦公室裏跳出來,改為揸槍。再正確點,是揸警棍、揸胡椒噴霧、揸盾牌和揸裝上橡膠子彈的槍的警察。 我好無聊地問了牛仔一句:「你若改成揸警棍,那會不會有一天捶向Joyce的頭?」跟着大家都笑了,是很開 ...

(節錄)全文共58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