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27日

教研陣地 黃偉鴻

優質公民教育的基礎

由《逃犯條例》修訂所引起的風波,令香港社會正陷於50年來,最嚴峻的政治、社會危機之中。筆者認識的一班熱中於公民教育的老師,就恍如熱鍋上的螞蟻,正積極思考「可以做什麼?」和「該怎樣做?」的兩個問題。其實,外地先進地區早已成熟的公民教育,其教學內容與教學方法,早已無甚討論空間。然而,香港現時的社會狀況與質素,卻實在令人懷疑,直接引入外地經驗的做法,是否可行?且先聽聽筆者自己的親身經歷。 上月初,「反送中」運動甫開始,即碰上筆者於大學教授的「教室內的社會正義」課程的首節課。還未定神之際,筆者就收到學生的缺席留言,大意說的,是「仍決定上課的,是犬儒」、「認同修例的,就是港豬」云云,令筆者一時不知該怎樣 ...

(節錄)全文共82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