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26日

劉鳴煒

躁動的夏天(上)──前所未有的社會抗爭及文宣工作

2019年夏,香港青年站在國際舞台,尤受注視。2014年「佔領運動」思潮下成長的「九十後」,與2000年世代出生的「千禧後」,共同形成了「新生代」,成為是次反對《逃犯條例》修訂運動(下稱反修例運動)的其中一股重要力量。 本港青年的政治啟蒙,以及急轉直下的社會氛圍,使新生代摒棄了以往受「大台」指揮、由上而下的抗爭模式。「有機式(organic)抗爭」──示威者靈活變陣,遍地開花──可謂是這次社會運動的最佳寫照。 有機式抗爭:學習速度快 行動能力高 反修例運動前,年輕人長期抗爭模式相對單一。以「佔領運動」為例,他們以靜坐和留守的手法表達其強烈訴求。佔據道路的中後期,不同人士間意見分歧,輿論轉向反對 ...

(節錄)全文共161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