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25日

訪談錄 張綺霞

修書學問

放大圖片
李瑞雲的客廳裏放滿各種工具,不同大小的壓書機,全都是從外國購置的古董,還有不同大小的釘書架,壓暗花、壓真金的烤爐,以及用來長期按壓書籍的古董燙斗等。連剪刀、掃和刀具都各有多款,「剪皮、剪布、剪紙都要用不同的。」至於自己的藏書,則被迫放在倉庫。 如今她的工作日程全都排滿,手上差不多完成的是梁愛詩委託修復、1935年上海出版的世界文庫叢書系列,是梁父給孩子的禮物,原書損壞嚴重,「好多塵,書頁裂開,有很多霉菌,又有曱甴屎,什麼都有齊,我替它洗了澡除了菌,又為它製作了新封面。」 這套書用質素較差的木質紙印刷,是當年報紙用的廉價紙張,「將一棵樹斬了,直接送進機器攪爛,拉出紙來,但是木會氧化,讓紙隨時間氧 ...

(節錄)全文共83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