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24日

STRAIGHT-SHOOTING 褚簡寧 Michael Chugani

蔣麗芸用心何在

放大圖片
許多人一想到若家族中出現男或女同性戀者,就感到懼怕。相比起那些LGBT家族成員的幸福,他們更關心那可能給家族帶來的羞恥。 我有一個枝繁葉茂的家族,包括眾多兄弟姊妹、他們的配偶、子女、子女的配偶,還有無數的親家,他們大部分都住在美國。 我以往會好奇,若我這個龐大家族中出現了一位LGBT的親戚,我會如何反應呢?幾年前,我得悉有一位生於美國的年輕親屬是位男同性戀者。我這個大家族中,無一人介意。最近,社交媒體上流傳着一則短片,片中顯示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是位男同性戀者。親建制的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分享了短片,並呼籲人們也要廣傳這個「重要」消息。 香港有一個很大的同性戀社群。因此我不明白為何蔣會認為岑是 ...

(節錄)全文共85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