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23日

天圓地方 梁守肫

逆權佔地起疑團

筆者自揣愚魯,從事土地測量幾十年,見盡數千宗地界紛爭的個案,也仍覺許多典型的爭地例子中有不解之處,狐惑之餘,願效諸葛亮後出師表的體裁,提出各項未解之道,尋求指引。 先描寫一個典型的爭地例子。一處偏遠的矮山地帶,原本是連綿相接的細碎耕地,約近100塊,總面積為兩公頃(大約等於8個大足球場);至上世紀後期,這些耕地盡皆棄置,全為野草覆蓋,而政府亦規劃之為綠化區;2000年間,整幅土地被一公司收購,但無開發使用;再後10年間,地上部分草木開始被人鏟除,成為泥路及光禿之地,接着泥路愈多愈闊,而空地則漸漸堆積沙泥廢物。直至近年,買入此地的公司難耐這情況,意圖收回土地,實地視察時,竟發現該地豎立一塊建築公 ...

(節錄)全文共1254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