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20日

忽然文化 占飛

由精神導師到「廢老」

放大圖片
回顧歷史,由一戰結束至七十年代初,德國的公共知識分子大多是左翼,批判資本主義常有創新的思想和理論,且廣受重視──至少受到國際間學界、愛好知識和文化的中產階級及藝術家廣泛重視。法蘭克福學派在這樣的時代氣氛蓬勃發展,可惜,無論霍海默(M. Max Horkheimer)、阿多諾(Theodor W. Adorno)、班雅明(Walter Benjamin)、馬古沙(Herbert Marcuse)或哈伯馬斯,都僅集中批判資本主義的「上層建築」, 即文化工業、藝術、愛慾等,而對政治、經濟問題有心無力,提不出任何有效的路向。 與學生「割席」 在法蘭克福學派諸子中,哈伯馬斯應算最熱中論政的了。他生於19 ...

(節錄)全文共87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