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8日

文化論政 馮蘊妍

不對稱關係的漫長戰爭

為什麼示威者打爛數塊玻璃、進入立法會大樓,會是暴力,而警察宣布清場, 全副武裝進入立法會,就不是暴力?這裏問的不是警察武力清場還是溫和清場,而是問「進入立法會」這一個動作。為什麼明明是審議與自己有密切關係的議案的立法會,示威者要打爛玻璃才可內進,而警察可以用執法人員的身份,不用打爛玻璃,還可以「浩浩蕩蕩」走入立法會? 在評論示威者的「(事實上遠遠算不上暴力的)暴力」恰當與否之前,必先要看清人民與政權的「不對稱關係」──政權一聲令下說示威是「暴動」就可以用「暴動罪」拘捕示威者,但政權行使暴力可不一定要對法律負責。 法外主權與不違法暴力 為什麼會這樣的呢?不是說「主權在民」的嗎?是因為我們沒有「民 ...

(節錄)全文共215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