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8日

忘憂一刻 陳三澄

揸手機的力度

我估計就算我老了的時候,就算患了腦退化,我仍然會記得2019年6月的某個晚上。 我記得的,除了是那個我見不到樣子的馬尾,還有那種自由的空氣。我開始了解多一點點年輕人的感覺。如果你問作為一個港仔,人生有什麼遺憾的?其中一項應該是不能想做就去做。 到了7月1日早上,我在門口貼了張字條給Joyce,說身體不適。我估計她也心裏有數,這種運動絕對不適合我這個有成熟思想以及智慧的金融才俊。 傍晚開始,我一直守在電視旁希望看到馬尾。特別在衝入立法會後的時刻,有沒有馬尾的影子。現在的新聞記者真沒有以前專業,以前那些時不時都會鏡頭一轉,轉向一些靚女。 但我在電視畫面中,看到的並不是年輕人的理想和渴望自由,而是對 ...

(節錄)全文共58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