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8日

藝文評論 陳兆祥

決勝千里之道

放大圖片
電影《蜘蛛俠:決戰千里》的故事發生在《復仇者聯盟4:終局之戰》之後,在《復》片的狂潮過後,往後故事應如何開展,如何繼續吸引觀眾而不致狗尾續貂,在創作上或商業計算很有趣,也頗有難度。 魁隆死了,若再寫另一個大反派,又再侵略地球,就會像近年很多所謂超級大片在創作上只是重重複複,換湯不換藥。雖然製作超級,但無助掩飾創作上的單調樣板。《蜘》片卻在英雄保衞地球的陳腔濫調外,在創作上比較豐富有趣。 太濫的題材也可用不同主題賦予作品意義。把主題透過故事、情節、場面、由場面組成的段落場面等表達得出色,也可成為佳作。但商業片最吸睛的往往是煽情、奇情、動作情節和場面,而非主題。 本片的大反派「神秘客」用虛擬伎倆, ...

(節錄)全文共115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