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6日

醫三百 區聞海

怎樣看年輕人自殺

放大圖片
香港這個6月,黑色而且慘烈。當我在想着這一篇寫什麼時,讀到與反對《逃犯條例》修訂有關的第二個年輕人自殺的報道。這一個更年輕,大學生,二十歲出頭。據說她有情緒問題、感情困擾,但在屋邨現場牆壁用紅色筆寫的控訴字句,加上在自殺前將控訴字句拍下,上載至ig,不能說與對政治的絕望感無關。 上一個連結着政治控訴的死亡「個案」才是不到兩星期前。那個男子爬上太古廣場高位,掛上「反送中」標語,身穿連帽黃色雨衣,衣背上有控訴字句。他危站多時,在消防員試圖扯着他身體拯救時墮樓。他是否決意自殺?並沒有定論。有報道用「意外墮樓死亡」字眼,抗爭的一方有人描述他為「以死相諫」的「烈士」。連帽黃色雨衣影像成了抗爭的象徵。 怎 ...

(節錄)全文共90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