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7月5日

忘憂一刻 陳三澄

黑色午夜──午夜狂奔

為何他稱呼我為阿叔?我以為我戴了黑色口罩,着了黑色T,已經等於一個年輕人。於是我到一個暗角,開始在思量是哪一部分出了事。 我估計應該是我那雙廉價的New Balance出了問題。因為廉價,所以不適合這個黑色午夜theme! 突然間,果真有個黑bra小背心走過來問我:「阿叔, 你是否不舒服?」雖然又是阿叔,令我的心火起來。但我仍然很有禮貌地對這位我看不到樣子、紮着馬尾的黑bra小背心,搖搖頭。因為她戴了眼罩和口罩,我看不到她的樣子。我只看到她的馬尾,好青春,我喜歡。 我主動問馬尾我可以幫忙什麼?「你將那邊的鐵馬搬過來,塞住個門口吧。」我朝着馬尾的手指方向望去,果然是一大堆鐵馬。我估起碼有30個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59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