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6月26日

馮可強

香港面對新型示威模式——沒有面孔的群眾運動

反對《逃犯條例》修訂的示威行動沒有領袖、沒有領導組織、沒有「大台」,而除了傳統傳媒和網上媒體的消息散播外,參與的群眾更多是通過網上平台傳遞動員和行動訊息的。 身份認同政治 在6月9日和16日的100萬及200萬人的兩次大型示威遊行當中,沒有出現「公眾面孔」(public faces),即可代表群眾的領導人物和發言人。 發起的民陣組織幾位代表,都是不起眼和不知背景的年輕新人,他們的作用,只是代理人(agent),向警方申請「不反對通知書」、宣布示威的集合時間地點、遊行路線和終點地。大家熟悉的泛民議員和政治人物、社會運動組織人,以至近幾年由冒起到消沉的激進領袖,都只是零散地出現在人群裏,成為無人注 ...

(節錄)全文共283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