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6月22日

何漢權

香港從哪裏來 又要往哪裏去

放大圖片
波譎雲詭,政治一日也嫌長。從情、理、法的角度看,不斷減磅的《逃犯條例》的修訂,支持與反對是各有理據,民主教育要多元思考,若然經過互動討論,本來九七前已存在的《逃犯條例》,當不會被打落到如此「惡」的魔界,激起10天內兩次全港大遊行示威。 政府輕視市民對修例反應 回顧前瞻,有權的政府,缺乏政治敏感,輕視港人對法例訂立或修改,特別是愈要與內地法治體制融合的早構成深層次、壓根兒的抗拒。歷史已有前科,2003年《基本法》23條,國家安全立法不成是明顯例證,這並非用理性、理由衡量,並數算通過法定機制,在立法會投票通過就可成事。 事有本末,儘管特區政府因着港人在台灣殺人案,出於公義的動機,啟動《逃犯條例》的 ...

(節錄)全文共200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