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5月25日

蘭開夏道 王迪詩

狐狸精

我二十四五歲的時候,薪水很低,又十分喜愛買衣服(直到永遠)。除了出糧當天,我的銀行存款幾乎不曾多過500塊錢。但光是抱怨是沒有用的,錢不會由樹上長出來,不會從天上掉下來。如果那時洗碗像今天這麼高薪,全職月入達2.2萬元,我早就兼職洗碗了,但當時並非如此。我除了寫字之外也沒有什麼稱得上「謀生技能」,因此偶爾會兼職幫雜誌寫訪問稿子。 有次我訪問一位專欄作家兼電視節目主持人,近年他銷聲匿跡,可當年他是很有名的,專寫歷史。那是一場不愉快的訪問,我剛坐下來連話都未開口說,這位先生就不屑地拋下一句:「呵,居然派個細路來訪問我!」往後我問任何問題,他第一句就說:「你咁後生你識乜?」然後自說自話,完全不理會我 ...

(節錄)全文共134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