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5月24日

自由的國度 盧安迪

反思五四運動(中)——科學和理性的誤用

放大圖片
在這一連3篇反思(廣義上的)五四運動的文章中,上周首先談及文言文與白話文之爭,而本篇和下篇則分別會探討新文化運動的兩大焦點:科學(賽先生)和民主(德先生)。 中國為何沒有發展出系統性的(現代)科學,是著名的「李約瑟難題」。我早年曾對這個有趣而複雜的問題淺嘗輒止(文章收錄在拙作《自由的國度》中),並期望日後有機會進一步處理。但就本文的需要而言,姑勿論其原因,我們至少可以同意,中國的思想傳統確是比較模糊和籠統,缺少西方條分縷析的習慣【註1】。 極端理性 不法祖宗 按照我的理解,五四時期提倡的科學精神,除了講求基於經驗和實證的知識外,還強調我們的信念和行動必須基於理性的思考。100年來,中國在自然科 ...

(節錄)全文共1924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