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5月17日

訪談錄 吳雄

博愛

放大圖片
沈西城少年風流,妻子去年離世,他寫下〈永別之夜,悼燕燕!〉作悼念,訪問時仍慨嘆:「若早知台灣醫治癌症之高明,也許她不會那麼早走。」就連愛犬也離他而去,「女兒不讓我再養狗,只好在網上看柴犬相片,望梅止渴。」他哈哈笑道。 「我愛狗,愛狗者有愛心,我愛香港、愛中國、愛台灣、愛全世界。」他笑着說。記者不禁說:「你真博愛!」他侍母至孝,除了做網台節目,就是照顧母親。2016年的專欄文章〈兩個寧波女人〉,以調皮筆觸寫母親和祖母,同樣有別於其他專欄作家。 他文章佩服金庸,處世態度則學倪匡;前者太介意俗世評價,不惜老年去英國讀博士,倪匡卻一副闊佬懶理,活得更加逍遙快活。香港夾在中美貿易戰之間,港人也應該以同樣 ...

(節錄)全文共45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