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5月11日

藝術拾趣 凡子

吳大羽:見畫就是我

放大圖片
在我們的生活,會發現人們的眼睛更喜歡聚焦在熟悉、具象的東西上。一個東西愈具體,愈易於被指認和接受。一個畫家畫他身邊的某個物件,人們表達的最高認可,通常也是「畫得真像」這句話。如果這畫畫的人挪動了線條,顛倒了色彩,將他描繪的物件作了變形,或是乾脆走向純粹的抽象,那評價的人,便要頓生惶意,迷失了。這樣的迷惑,無不勾勒出我們看待事物的一種本質需求,一切最好簡單實用,不要那麼複雜。 這是教育只給了我們具象思維的習慣,還是祖先只遺傳給了我們具象思維的基因?事實上,「具象」並不足以表達人類思維的豐富性與複雜性,從某種意義上,抽象才是人類精神活動的至高點。 一生落寂 民國畫家吳大羽(1903-1988)是中 ...

(節錄)全文共118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