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5月4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活着的主調

轉眼間,我在瑪麗醫院內科病房又躺了一個星期,床邊那七支玻璃試管也已注滿我的尿液;看起來,它們只是一般的淡黃,沒有異樣,至少腎臟沒有因為「穿刺」而出現血尿、血腫,或是異常的動靜脈瘻管。 這段臥床的日子,「等」,已成為我每天活着的主調;這種「等」,也包含一點點的期盼——等待馬尾醫生前來告知我腎組織的化驗結果,也期望她說我患的,只是輕微的腎臟發炎,吃點藥,便可出院。 不過,人總是常常跌進自己製造的虛妄;而我,此刻竟也不能例外。 第八天,中午,護士把試管全部撤走。「醫生說你的鉀太高,會影響心律不正。」她放下一小瓶藥粉:「這是降鉀粉,加水至半餬狀,慢慢地全部吞服便可,別吐出來啊!」 我按着護士的方法把它 ...

(節錄)全文共83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