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4月27日

康和健 顧小培

抗爭與耕耘

世界上有多少種不同的法制?我是法律的門外漢,全然不知道。但我知道香港的法律制度與中國的不一樣。中國的基於歐陸法,香港的則是從英國的普通法傳承過來。哪一個制度更好?我相信各有其優點缺點。制度之制定,既可以有先天的不足,亦未必能完全跟得上世事變遷的步伐。再者,各處鄉村各處例,很難有劃一的好壞標準。 早四天前《信報》副刊同文徐詠璇小姐介紹港人何美歡教授。文章分上下兩篇。上篇說她在2002年毅然辭去香港大學教席,隻身去北京清華大學全職任教,「為中國做一些事——帶入普通法教下一代」。我孤陋寡聞,若非徐小姐撰文敍述,從來不知道香港出了這一位傑出人物。及至第二天看到下篇,才驚悉她原來已去世。 文中說,梁定邦 ...

(節錄)全文共944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