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4月8日

文化論政 馮蘊妍

檔案作為一種運動

打開香港檔案學會的網頁,歷史檔案機構目錄一頁上,除了香港政府檔案處,還有列出了多個歷史檔案機構和資料庫:香港大學的大學歷史檔案、香港社會發展回顧項目、滙豐歷史檔案館、東華三院文物館歷史檔案、香港天主教教區檔案、香港教育數碼圖像資料庫等等,還有位於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鍾文獻資料庫。 上述的歷史檔案機構和資料庫的管理者,有大學有非牟利組織,有商業機構有宗教團體。有的主要是把機構自身所開立的紀錄檔案化,也有以收集為主要目的的機構,當中有個人寄贈或寄託的檔案。有些會把歷史檔案電子化上傳到網頁,公眾可以隨時查閱,也有檔案館需要事先交付申請書才可以進入其內。同為檔案館,但管理者、目的、公開手法等等不盡如一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207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