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3月22日

教研陣地 黃偉鴻

長命百二歲生涯規劃

特區這幾年大力推銷「生涯規劃」。一方面,強調它的實用性;另方面,亦視之為「對應青少年自殺」的靈丹妙藥。真相如何,已不必再用科學研究去作判準了。然而,政府早前針對年輕長者的舉措,特別是羅志光局長的一番言論,卻令筆者憶起現時推行的所謂「生涯規劃」預設,實在存在着頗大的「定位錯誤」,故希望以簡短的文字回應一下。 時事節目,有所謂《長命百二歲》。實際上,筆者環顧身邊的鄰居及街坊,年過九十仍健步如飛的,為數真不少。更甚的是,年過一百的,亦有幾位。這不禁令筆者反思,法定退休年齡,無論是定在60歲也好,抑或是定在65歲也好,是否都「太年輕」了。特別是現時社會政社經結構顛倒,年輕一輩的視野與收入長期失衡,擁有 ...

(節錄)全文共81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