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3月20日

氣療百病 袁康就博士

空手道拉傷腰背

放大圖片
王生緩步進入診所,第一時間就問:「袁博士,還認得我嗎?」 我一看王生,不能不說:「哎喲,真不好意思,我平時不會用腦認人。我的腦袋只用來對應病人姓名及其病歷的!」我急急補充:「我當然記得你的名字,20年前你來的時候我就記住你的姓名了,我還說你的名字與我中學其中一位老師名字完全一樣的,對嗎!你來電約診時我馬上記起你了,只不過是名字,樣貌就……我沒法從大腦記憶體確認你的面孔啊,我根本老早就刪掉以貌取人的功能。」我半開玩笑地說。 痛點不是病患點 事實上,很多病人覆診時一廂情願以為醫師知道他是誰,很吝嗇叫出自己的名字,其實那是很危險的,我曾經在一個早上有兩位同名同姓的女士到診,病歷幾乎看錯,更何況單憑面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8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