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2月26日

鈴感日記 金鈴

春茗

從2月初到今天,大家吃了多少餐春茗?農曆新年,傳統上正是飲飲食食的季節,在香港尤甚。感覺上,從每年12月便開始吃,從做冬到聖誕,從團年到開年。小宴大宴不停,好友向我埋怨,吃到舌頭麻木,滯脾脹腹。 春茗也許是當中最不討好的,除了因為一眾經歷兩個月大魚大肉,不感新意;更大分別是,其他飯敍多是家宴,不是家庭成員圍爐,就是好友聚首,有着濃厚人情味,吃得自然、親切,未必講求排場。可是,春茗多是生意業務性質,屬於交際應酬,那就不能不講求體面了。 茗,即是茶的意思,因而「飲茶」,又稱為品茗。所謂春茗,原指是在春天桃花盛開時,人們相聚品茶吃點心的意思。就像,日本櫻花盛放時,親友同慶春至。 中國傳統禮制,士農工 ...

(節錄)全文共59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