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月30日

麗都美識 陳頌紅

儲存時間將來用

小學階段,媽媽常把我和妹妹「寄存」在鄰居家裏。有時是同樓層的何太(題外話:我遇過的好鄰居,有四個都是何太,跟何太甚有緣分),有時候是住另一座的劉太。她們和藹可親,劉太的老公還能在家裏煮出比茶檔更香的奶茶。我對奶茶有超高要求,可能源於味覺早被劉先生寵壞。 當時何太和劉太只肯象徵式收一點點錢照顧我們,媽媽不好意思,久不久會煮她最拿手的滷牛展,或親手包餃子和芝麻湯丸,送給她們。 當時人人都如是。你順手幫我買一支老抽,我順手幫你帶蝦仔放學,舉手之勞,何足掛齒。不久前在《新聞透視》中看到「織福計劃」介紹,運用時間銀行模式,不但令長者自覺有用,更在社區中建立互動,也有點舊時鄰里的味道。 西方社會把創立現代 ...

(節錄)全文共71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