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月30日

北狩錄 劉偉聰

老杜誌(下)

老杜給廟堂化後,一如蔣兆和那幀畫像,一臉憂國又憂民,愁深苦大,很不過癮。2012年正值老杜1300歲冥壽,有好心好事網民拿蔣氏杜甫像re-created一番,讓老杜穿上美國隊長戰衣者有之,配上美少女彩衣者有之,擲去詩筆而手提機槍者有之,等等等等,這一組尋他開心之作開心題作Du Fu is Busy!現在連特府削去初老者一片飛花小福利,也要憑借杜句以登場,老杜果然busy。 剛過去的一周,我憂患臥床,不得出遊,老杜也忙於在我耳邊喃喃自吟那首《百憂集行》:「憶年十五心尚孩,健如黃犢走復來。庭前八月梨棗熟,一日上樹能千回。即今倏忽已五十,坐臥只多少行立。」我對號入座,慘不忍聞。 醫生囑我停杯止酒,老 ...

(節錄)全文共67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