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月29日

此時此刻 劉健威

再說烏魚子

我愛吃烏魚子,卻不常吃,無他,吃得不放心也。 前年到新界訪問楊氏烏頭魚的經營者,楊先生說,他本來也打算生產烏魚子,但到台灣考察的時候發現,大部分烏魚子都是用激素催谷出來的。他不喜歡這種做法,所以放棄了出品烏魚子的打算。 所以閣下愛吃烏魚子的話,不能不考慮健康因素。 野生烏魚子難得,遇上了當然也不便宜——李昂送我那兩副,每副約重五両,價一千港元。日本九州出產的比這又大上一倍,每副賣五萬日圓,折合三千五百港元了。 烏魚子既然不便宜,那理應用得較小心;但事實並不如此,台灣人最普遍的做法是——將烏魚子塗上高粱酒,以火炙之,待表面微焦,將表層的衣剝走,然後切片,夾生蘿蔔片而吃;總覺得這做法過分粗豪和浪費 ...

(節錄)全文共63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