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月28日

康和健 顧小培

從塗鴉說起

《信報》上星期刊登有關班克斯(Banksy)的文章,形容此君為「塗鴉藝術家」。 當今之世,差不多任何什麼東西,只要能涉及一些技巧性的元素,哪怕只是在思想方面虛無縹緲的技巧,也可稱之為藝術。有人將藝術與表達掛鈎,後者顯然加進了思想(因為那起碼是作者「想表達」的意欲)。然則表達有表達的方式。古時穴居的原始人在山洞壁上刻上圖形,箇中既有技巧,亦有表達之意,但作品藏在洞裏,只是「供內部傳閱」,敝帚自珍。塗鴉這類藝術,則肯定是公開的,甚至可以說是強行加諸於大眾的。在東京鐵路站中的一個門上有塗鴉,看來畫功不錯,有可能出自名家(班克斯)之手,令致有政客到來,與其合照,再而網傳,稱它是作者送給東京的禮物,藉之 ...

(節錄)全文共92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