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12月13日

康和健 顧小培

旦旦而伐

《孟子》〈告子上〉篇記載孟子說:「牛山之木嘗美矣,以其郊於大國也,斧斤伐之,可以為美乎?是其日夜之所息,雨露之所潤,非無萌櫱之生焉,牛羊又從而牧之,是以若彼濯濯也。人見其濯濯也,以為未嘗有材焉,此豈山之性也哉?」牛山上本來有茂林,但因為它處於城市之旁,很多人走上去,將樹木都砍伐掉。然則它在日夜交替中也有安靜下來之時,亦能得到雨露的滋潤,所以並非完全沒有嫩芽生長;只不過,有牛羊在其上放牧,於是最終變得光禿禿。人們見到它寸草不生,以為這座山一向如此。究其實,那何曾是它的本來面目? 孟子這段說話是用以比喻人性。他續說:「雖存乎人者,豈無仁義之心哉?其所以放其良心者,亦猶斧斤之於木也,旦旦而伐之,可以 ...

(節錄)全文共96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