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12月6日

訪談錄 潘天惠

長憂九十九

放大圖片
傷患是運動員的天敵,任何人想成為全職運動員,就要有心理準備去接受它、對抗它和了解它,從傷痛中成長。談到多年與傷同行的經歷,華蓮絲燦爛的笑臉立即改為含蓄的微笑:「我的肩膀至少甩骱七八次,動過兩次手術。」 「想起都覺得核突,脫去上衣的話,就像被鯊魚襲擊一樣,哈哈!」她捲起左手衣袖至肩上,顯示手術後疤跡,「最痛苦是因傷錯過了雅加達亞運會,同時提醒我年紀不小,每次出戰大賽都可能是最後一次……退役的念頭因而閃過腦海,但這一刻沒有定案,畢竟兩年後就是東京奧運。」 女人三十,對欖球員而言,已是夕陽戰士,華蓮絲直言順其自然:「傷患從沒擊倒我,即使每次嚴重受傷後,我會告訴自己,不如下一次再傷就退役算了,但下一次 ...

(節錄)全文共59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