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11月10日

蘭開夏道 王迪詩

討厭香港什麼?

那夜跟Hilda在文化中心聽完concert往Felix喝酒。我點了Bloody Mary,Hilda要Kir Royal,她望着窗外的夜景心事重重。人類到底要花多少青春在感情問題上呢?還是,有感情問題才算得上青春? 婚還是分 「Antoine想回法國,他再也忍受不了香港。」Hilda說。她在巴黎讀音樂時認識了法國人男友Antoine(之前當然也有N個boyfriend,不然為什麼要去法國讀書?),兩人一起在香港生活了幾年,Antoine在IT公司上班,極討厭香港的工作文化和社會氣氛,他回去法國,將來退休也有優厚的社會福利。 「我目前的處境就是只能二揀一啊,我在香港經營的蛋糕店才剛上軌道,這時 ...

(節錄)全文共147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