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11月7日

忘憂一刻 陳三澄

香蕉配latte

突然間,有人從我背後遞上兩隻蕉…… 及時蕉等於邦民的及時雨,我開始知道「財仔」的重要性。遞蕉給我的是花姐一個得力的左右手George。George 沒有cologne的味道,卻有一陣清新的皂液香味和一對超過14吋的手臂(我估)。 在香港人眼中,食蕉好有貶意,但在洋人的世界,食蕉是健康的,而且非常非常的正面。 而食蕉對我這個港男來說,是一個既簡單、容易咀嚼,又頂到肚餓的食物,我並不會想太多,亦不會多想,因為我個腦是有別的用處,而不再去「思想」一隻蕉。因為後者這個動作,應該是一個「哲學家」做的。 而正當我要剝開隻蕉的時候,花姐的assistant Kathy入來,放下兩個大紙袋,內裏有18杯咖啡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654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