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9月29日

蘭開夏道 王迪詩

寂寞女子

今年中秋,Hilda沒有回港。她是Katie和我的common friend,是時裝品牌的marketing director。對於Hilda今年中秋仍留在北京,她本人解釋「工作太忙行唔開」,Katie則說「就算回香港都無人約」。女人將「best friend」的界線定得很高,這條界線也是神聖的,在這個範圍之外的女人全都是被講是非的對象,卻會奮不顧身地保護圈子內的「自己人」。 忘恩負義 對於Hilda決定去北京工作,Katie的評論是這樣的:「莫名其妙。好地地在香港做marketing director,怎麼突然辭職兼轉行,去北京搞什麼網購呢?十年前去大陸發展都已經是水尾,哪有人現在才去北京? ...

(節錄)全文共152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