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8月8日

價值物語 郝承林

歐洲同樣不太平

放大圖片
特區政府發行新鈔,引來爭議聲不斷。「靈活睿智」腦海浮現的0101,沒讓人想起創新科技,而是滿腦子銅臭。粵劇梨園本是傳統,卻被人評為淒厲。到底是設計得不好,還是社會戾氣太重,什麼都看不順眼?筆者最喜歡的鈔票設計,是已停用的一百元馬克,上面印着著名德國鋼琴家克拉拉(Clara Schumann)。 克拉拉的父親是萊比錫有名的音樂老師。克拉拉從小即接受父親的嚴格訓練,並遺傳了母親的鋼琴才華,12歲便以音樂神童之姿在巴黎作首次公開演奏。但在此之前,他已遇上比他年長十歲的舒曼(對,便是那位著名德國作曲家)。 父親原希望她名成利就,得到全歐洲人的讚賞。但克拉拉21歲時卻不顧父親強烈反對,硬要下嫁舒曼。婚後 ...

(節錄)全文共129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