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5月25日

訪談錄 吳雄

ADHD家族

放大圖片
一知半解會帶來誤解,王玉珍全家都是ADHD,但日常相處,笑料百出。「有位不見10多年的同學找我,我說忙寫書要一年後,她愕然!我說既然10多年不見,何必差那一年?」她笑道。妹妹說她ADHD嚴重,到底多離譜? 「上的士前說好帶她吃牛扒,一坐上車我跟司機說回家,因為忽然覺得在家吃最好。在餐廳看餐牌,人人問我想吃什麼,我說等侍應來到一刻,我腦中想到哪道就點那道。這就是選擇困難症。」王玉珍耐心解釋。 記者問恐怕普通人都隨時是ADHD,「它就像皮膚顏色一樣,有的很黑,有的很白,可能在一些情況你是ADHD,一些情況卻不算。醫學很喜歡落一個診斷,但其實沒有,唯一標準是你有沒有功能失調,應做的事情做不到,比如不 ...

(節錄)全文共434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