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4月30日

文化論政 唐健朗

體育管理與專業主義

這個4月,有兩宗球壇事件很牽動我的心情。第一件是阿仙奴領隊雲加宣布辭職,結束他在球會22年的執教生涯。第二件是4月22日,標準流浪主場不敵R&F富力後,正式護級失敗,是這支老牌球會或歷來第三度降班。 流浪與李輝立 中學時期,看了莫逸風和黃海榮所著的《香港足球誌》,書中有一篇章講及流浪創辦人畢特利和總監李輝立的故事,故事很感人,自此也留意流浪的發展。流浪的總監李輝立是一個我很尊敬的球壇人士,自1988年起擔任流浪總監,迄今30年,當時流浪還在丙組作賽。到1999年夏天,流浪的贊助商奇利寶突然退出,李輝立要賣房子苦撐球會,球會要以香港青年軍及城運會代表出賽,球員每月只有1200元薪金。李輝立為流浪 ...

(節錄)全文共199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