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4月28日

志在天地 青斯

臨終安排

放大圖片
香港的搏殺和凡事去到盡精神,放到處理臨終長者病人上,與善終和死得尊嚴有着文化衝突。這討論只限身患重病的長者,當其進入不可逆轉死亡過程時,有家人仍會要求盡力搶救,在救人是天職下醫生就不斷用強心針心外壓直到沒反應為止……這是病人所要嗎?中大公共衞生學院對長者不願在家離世原因作的調查,發人深省。我同事雷醫生有豐富體驗,常與我討論這話題。善終易說難做,要在溝通、文化衝突、軟硬件配套多作考量! 文化衝突 何時為病者開展臨終安排對話是大挑戰。從台灣作家瓊瑤與繼子女間對丈夫臨終安排的不和,到她公開宣布自己臨終安排,提出人有善終權就知這真不易處理。反過來最近老布殊夫人巴巴拉宣布不再尋求治療,改為接受紓緩護理就 ...

(節錄)全文共93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