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3月6日

酒食浪遊 劉群章

溫莎堡有別法國城堡

放大圖片
接受殖民地教育長大的我,卻從不支持英國君主制。看皇家成員,只有那種看明星一樣的好奇。尤其是戴安娜時代,王子王妃各自發展婚外情,與娛樂新聞沒有什麼分別,可能如此我從沒有想過要去溫莎堡。直至今個年初五成行,只因妹妹說想看城堡。戴着耳筒錄音機,由聖佐治教堂到國家宴會廳、宏偉的國宴接待廳、皇室私人寓所、幾百年來皇室成員和貴族政要用過的瓷器餐具,甚至佐治五世太太瑪麗皇后的娃娃屋都參觀了。走了四小時,猶如上了一堂歐洲歷史課,與年輕時遊法國中部羅亞爾那些城堡,Chenonceau、Chambord、Amboise、Azay-le-Rideau……迥然兩樣。法國那些古典宏偉的城堡,每一間都像油畫裏的假象,圍繩 ...

(節錄)全文共130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