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1月30日

天圓地方 梁守肫

逆權管有與盜竊罪並論

「逆權管有」土地的申索人,引用《時限條例》時,必須要符合「存心佔用」(intended或intention),以及「連續佔用」這兩個要素。後者比較明顯,主要靠實地的用地範圍及居住或耕種形式,便可判斷,但是前者卻可能比較虛泛,未必容易借用實物判斷。雖然是否存心也可以依賴一些圍牆鐵網之類作證,顯示「守土」的決心,但這未必是唯一的必然證據,要證明是否「存心」,始終不比「連續佔地」的容易。況且一如本欄上文所討論,以「存心」佔地為審定「逆權管有」看似是肯定人們的貪念,未必真的符合當年英語(intention)的原意。然則「逆權管有」土地中這一個要素應否再加討論呢? 筆者再參閱另一有關佔用他人土地的法例, ...

(節錄)全文共127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