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年1月23日

新思維網絡 何偉倫

印花婆婆困局 制度使然

自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,興起一種有趣的表達方式——「另類真相」,其震撼力比早年某地區領袖經常琅琅上口的多重否定句,如「我無講過我無僭建」來得更為鏗鏘有力。 近日,社會輿論圍繞着一宗官非的爭議——一位在某連鎖店當清潔工的婆婆,因錯誤拿走公司一卷印花而給告上法庭,當中或多或少也涉及所謂「另類真相」。 婆婆可歸類孤寡老弱 印花事件另人側目之處是,案件經法院審理而透露的案情指出,原來77歲的婆婆確實於事發當天誤取公司聲稱一卷價值不菲的印花,而婆婆則於翌日放回原處;然而,在初部提訊中發現事有蹺蹊,當中可能涉及不恰當的使用及提供證據。 據說,婆婆在該連鎖店工作已近10年,即使健康欠佳,眼睛又有毛病,也不申 ...

(節錄)全文共155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