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7年9月5日

張五常

超齡帶技,拜師屢遇高人

放大圖片
一九五九年的秋天,近二十四歲,我進入洛杉磯加大讀本科。十年多一點後,三十四歲,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經濟系擢升我為正教授。不是我要求的,只是一位老教授提出,其他的正教授一致贊同。三十四歲作為正教授比其他能擢升到這位置的年輕了五、六載。進入本科時是超齡五、六載,加起來,我是節省了十年時間。這使一些人認為我有什麼超凡本領。其實沒有。 本領不超凡,但際遇不凡。雖然讀中小學時我屢試屢敗,但生活的經歷讓我對真實世界的認識遠超當年在美國的同學與同事。二戰期間我在廣西挨飢抵餓,天天在荒山野嶺跑,八歲時對中國農民的操作有深入的體會,後來寫《佃農理論》的第八章,廣西的農植畫面一幅一幅地在腦中浮現,讓我解通了寫論文時 ...

(節錄)全文共479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