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7年8月2日

蕭楚基

囹圄以外

聽到「坐監」兩字,通常會聯想什麼?是鐵枝、獄卒、犯人打架,還是黑暗監倉、前途盡毀?中國古代稱監獄為囹圄,因為地方有如其名,四四方方,身陷囹圄時全完受困,不見天日。 在香港,的確很少人主動關注懲教署動向,可能基於中國人迷信,若把監獄掛在嘴邊,都會大喊「啋!大吉利是!」故此懲教署不受關注,傳媒也少報道。其實,香港的監獄不止囚禁,還有其他。 懲教署為港省巨額支出 1982,對香港監獄事務發展而言,那是個劃時代的數字,因為1982年,香港監獄署正式易名為懲教署,意味其羈管任務將加入更生服務和社區教育,從心出發,展開新一頁。事隔35年,今年7月中,筆者參加了一連兩天的「2017會議—懲教演變」會議、展覽 ...

(節錄)全文共166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