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7年6月28日

專業議政 邵家臻

做隻懲教的牛虻

放大圖片
什麼是「無知之智」?那個連敵人也要公認他上通天文、下知地理的蘇格拉底,竟說:「我唯一所知便是自己一無所知。」他以真理為召命,一生追求真理,信仰真理,過程中,發現知識無涯,感悟自己無知,之後窮一生去求教他人,想獲真知;只是他遇到的,都是一些只識一點點便沾沾自喜、還常常教導他人的人。 蘇格拉底看到這一點,所以自謔為牛虻,要如牛虻般努力讓雅典人自知其無知,使其明白其所知有限,而真知才是無窮盡。奈何這隻辛勤的牛虻,最終竟因此招致殺身之禍。《蘇格拉底的申辯》記載的,就是牛虻一生的沉湎與反抗。 6月16日,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安排委員探訪壁屋懲教所,特別是那個最受關注的「二倉」,同行有主席張超雄、委員 ...

(節錄)全文共174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