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7年4月22日

銘想英國 陳思銘

我不稀罕入哈羅

學童壓力大是香港社會的恒常話題,這些新聞我看了總是特別感同身受,因為曾幾何時我也因為無法承受香港的讀書壓力,被這個教育制度判決為「無用」,被老師一錘定音標籤成「垃圾」。年紀小小的我當時也相信了,覺得自己是個一事無成之輩,心理陰影面積大過我9歲身體所能承擔的。 人生轉捩點 這幾個禮拜,我活在奪得傑出校友獎的歡樂氛圍中,突然收到英國母校恭賀,校長更會在4月底來港。很老套,見Gresham's一字,我卻會暗暗鼻酸,無限感觸。這間位於英國東部Norfolk的學校,當年接收了我這件香港來的垃圾,將我upcycle,為我這本被彈得一文不值的小孩子增值,賦予了我新生。它不單在成績上裝備我,還為我鍛煉出堅毅和 ...

(節錄)全文共92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