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7年3月25日

蘭開夏道 王迪詩

I did it my way!

那天參加晚宴,幾個德高望重的阿伯眼角瞄準了司儀手上那支咪,我喝一口香檳,低聲對身旁的朋友說:「我跟你打賭一餐日本菜,今晚至少要聽兩次My Way。」結果聽了三次。 暗殺詛咒 我以前曾在這個專欄寫過,上了年紀的男人最鍾意唱My Way。後來一位朋友告訴我:「菲律賓政界有個傳聞,公開唱My Way的議員不久之後就會被暗殺,像詛咒之類的。」咁邪?我當場O嘴。Well,這當然只是一個毫無根據的謠言,即使真有議員唱完My Way就出事,大概也是因為得罪人而遭到報復吧,什麼「詛咒」?太迷信了。我嘗試這樣告訴自己。 平日一見這班阿伯上台瘋狂「獻唱」我就覺得頭痛,也沒怎麼留意歌詞。但「菲律賓暗殺詛咒」燃起了我 ...

(節錄)全文共2404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