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7年2月13日

千膚所指 侯鈞翔醫生

聖誕節的111號巴士病人

坐在我前面的病人叫Nancy,黑人。我有點緊張。因為她和男人一樣高大,說話不多,面目有點猙獰,一直皺眉瞪着我,面上還有幾道疤痕,鼻樑貼着膠布。這是臨近聖誕節的一天。 「耳鼻喉那邊醫生轉介你過來打針,但這針是剛批准的,你知道嗎?」她聳聳肩,一副不在乎的樣子。我看完她過去厚厚的病歷:Nancy離了婚,前夫酗酒,有天回家打得她滿面是血,縫了多針。她樣貌天生便是如此「猙獰」,獨自維持生計,能做的職業大概只有保安員,因為樣子夠兇。但因樣子不討好之故,又被住客毒打,這次連鼻骨也打裂了。耳鼻喉醫生對她的遭遇深表同情,知道她的容貌與連串不幸有關,希望我們皮膚科提供幫助。這年,肉毒桿菌素剛得到批准。我另一緊張的 ...

(節錄)全文共78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