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7年2月4日

麗都美識 陳頌紅

惟有想像是真

智利女作家伊莎貝拉.阿言德(著有《精靈之屋》、《春膳》等)在讀過阿富汗作家卡勒德.胡賽尼的小說《追風箏的孩子》之後,有這樣的感想:「這本小說太令人震撼。很長一段時日,讓我所讀的一切都相形失色。」 看完電影《星聲夢裡人》(La La Land)之後,都有類似感覺。年初一看完,散場後立刻走去售票處,買翌日的票,再看。這個星期天,找另一家戲院,看第三次。這段時間,其他電影的確相形失色,尤其尤其,連續欣賞《星聲夢裡人》兩次之後,隔了一天,看的是《西遊伏妖篇》──我中途去了兩次洗手間,還在難得清靜的廁格內,拉筋,做運動,看手機WhatsApp(差點沒想出去逛Zara),才以最悠閒的腳步,慢行回到戲院裏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71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