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6年12月23日

客座隨筆 翟宗浩

酒奴

嗜好杯中物之人大概分兩大類別,即「要求高」跟「買醉」兩種,前者吃酒,後者喝人,如此說來確乎聳人聽聞,究竟什麼意思呢? 說穿了道理顯淺,乃求質跟重量的分歧,有所求者一般都「牙尖嘴利」,對飲料食物挑剔,以葡萄酒為例,之於產地、材料、品牌、年份總有一套嚴厲章程,不及規格勢必淪落糟糠;朋友的女兒花過大錢,成功考取法蘭西品酒師牌照,每次淺嘗,都愛整裝待發,預先安排空杯一枚,擬留吐納,甭管洋酒多矝矜貴,僅往口腔跑場一圈,從不入肚,暴殄天物,叫人惋惜。 筆者無疑酒囊飯袋,喜歡三五知己,呼兒將出,大杯酒大塊肉,常常酩酊爛醉,互相抬槓,放浪形骸,這種不食煙火吃人間態度,無以名狀,恣稱「喝人」。 年輕時「濫交」, ...

(節錄)全文共59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