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6年12月22日

信圖分析 曾美詩

日本「明修暗渡」無限量寬

放大圖片
日本央行9月份把貨幣政策目標轉移至控制孳息曲線陡度(Yield Curve Control),設定10年期國債(JGB)目標收益率為零水平,誓言拉高通脹至2%以上。以當時日本10年期JGB債息壓至-0.05厘,市場普遍分析眾說紛紜,大都估摸不着用意,部分甚至認為此舉即推高利率,無異於收緊貨幣政策。然而,直至最近債息上行,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的動機才浮現出來。 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,自7月的歷史低位接近-0.291厘水平持續攀升,9月12日曾上試突破零水平不果,直至美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才出現轉機。環球債息齊齊走高,連帶日本10年期國債息率終於在11月15日站穩零水平之上。這意味日本央行由沽國債 ...

(節錄)全文共494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