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6年11月12日

藝術拾趣 凡子

留在美那裏

放大圖片
早年受邀給一家藝術雜誌寫專欄,曾以一句「一看解千愁」為專欄名。在談畫論字中,在與讀者的互動中,深切感受到美術事件與個人,內中實質均與美的關係最為緊密。而美往往只是賞心悅目,它是不是可以解人生的「千愁」,就成了爭論的焦點。 有人認為書寫美術史並不意味着只是談形式美,更重要的是借由藝術思想闡述對現實的關注。有人認為文章要避免寫成小清新,蘇珊桑塔格的廣闊視野值得參考與借鑑。更有人持完全不同的看法,認為在中國這樣一種只談生存的狀態裏去說美,是無助於現實的。 那麼什麼才有助於現實呢?二次世界大戰後,德國哲學家希歐多爾阿多諾就已寫過:在奧斯維辛之後,寫詩是野蠻的。它是指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出現,已經使詩失去了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84字